语言


这绝对是一部史诗级的神级作品,也成为阿根廷电影史上最长的电影,在世界院线电影目前排第三,一共807分钟(13小时27分),历时十七年拍摄制作完成。由六部独立的故事勾画出美丽的电影之花。

《La Flor花》 I II III – NZIFF新西兰国际电影节五




《南方车站的聚会》(The Wild Goose Lake) ​:这是本届电影节我看的唯一一部华语片,其实关注这部片子也很久了,没想到能在这届电影节看到,当时​订票时还有点小激动。这是刁亦男新片,由胡歌、廖凡、桂纶镁、万茜主演。

《南方车站的聚会》- NZIFF新西兰国际电影节三




  这是我看的今年新西兰国际电影节的一部电影,本想以为这只是一道开胃菜,没想到这道开胃菜上来就这么冲(四声)。 电影讲述了拉丁美洲某处游击队少年在山区基地中看守一名美国俘虏的故事。这帮童子军,从小被人训(洗)练(脑),年龄/身体的差别显然成了上下级的默认规则。年长,块头大的当然是头。他们一样有着成长的反思,叛逆,青春的萌动,偶尔也会流露出童真,但是他们被训练成了杀人的机器。 本片获第35届圣丹斯电影节评审团特别奖。 如果不考虑故事,单从风景来看,从高山云间到雨林激流,可以算是非常不错的风光片。可是电影里的“现实”并不是这样,这里并不安全。 电影的配乐非常的独特,加上猴子们被训练的场面和有点舞蹈般的形体”表演”,最重要的是他们的Commando,一个有点侏儒却很健壮男人和他的声音成为强烈的反差,视觉和听觉都极具有冲击力。这种感觉可能只能在电影院里才能感受。 这个有点像以前看过的一部电影,非洲童子军的电影《疯狗强尼》。不过这次是拉丁美州。 当我看到电影的第15分钟我在想这些孩子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他们会被训(洗)练(脑) 成这样。有意思的是电影并没有介绍任何一个孩子的背景来历,直到电影的最后,猴子们在抓捕逃跑的同伴Rambo时,他们枪杀了救了Rambo的成人,桌子底下躲这三个孩子,这一场景让我似乎找到了答案,他们这些猴子最后也会自立为王,即便是个小群体,然后他们会“找到”更多的猴子,形成恐怖的循环。 他们已经不能算是孩子,他们被训练成为杀人的机器,尽管他们有思想,有情感,依然被驯服成为猴子,他们为什么打仗,为什么这样,为谁打仗。 p.s. 我觉得演员到剧组真是够敬业和拼命的,一场戏猴子们追杀Rambo逃跑,他们都同时跳进了激流中,这种场面,一个不小心,后果不堪设想。还有那个被俘虏的女演员,被无数的蚊虫叮咬,真的让我见识了玉林蚊虫的恐怖。这也是他们为什么能获奖,除了有好的电影,还有演员的这种敬业,也是非常值得尊敬的。。

NZIFF《Monos》(猴子)


《寄生虫》荣获第72届戛纳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金棕榈大奖(韩国电影首次)。咋一看你真觉得这是韩版的《小偷家族》,但本片更胜一筹。电影用一种非常极端的故事来表达穷人与富人,人性之间的强烈冲突。观看完本片后,但是只觉得脊背冰凉,莫名失语。

《Parasite寄生虫》人间 天堂 地狱 人间 幻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