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分类



  这是我看的今年新西兰国际电影节的一部电影,本想以为这只是一道开胃菜,没想到这道开胃菜上来就这么冲(四声)。 电影讲述了拉丁美洲某处游击队少年在山区基地中看守一名美国俘虏的故事。这帮童子军,从小被人训(洗)练(脑),年龄/身体的差别显然成了上下级的默认规则。年长,块头大的当然是头。他们一样有着成长的反思,叛逆,青春的萌动,偶尔也会流露出童真,但是他们被训练成了杀人的机器。 本片获第35届圣丹斯电影节评审团特别奖。 如果不考虑故事,单从风景来看,从高山云间到雨林激流,可以算是非常不错的风光片。可是电影里的“现实”并不是这样,这里并不安全。 电影的配乐非常的独特,加上猴子们被训练的场面和有点舞蹈般的形体”表演”,最重要的是他们的Commando,一个有点侏儒却很健壮男人和他的声音成为强烈的反差,视觉和听觉都极具有冲击力。这种感觉可能只能在电影院里才能感受。 这个有点像以前看过的一部电影,非洲童子军的电影《疯狗强尼》。不过这次是拉丁美州。 当我看到电影的第15分钟我在想这些孩子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他们会被训(洗)练(脑) 成这样。有意思的是电影并没有介绍任何一个孩子的背景来历,直到电影的最后,猴子们在抓捕逃跑的同伴Rambo时,他们枪杀了救了Rambo的成人,桌子底下躲这三个孩子,这一场景让我似乎找到了答案,他们这些猴子最后也会自立为王,即便是个小群体,然后他们会“找到”更多的猴子,形成恐怖的循环。 他们已经不能算是孩子,他们被训练成为杀人的机器,尽管他们有思想,有情感,依然被驯服成为猴子,他们为什么打仗,为什么这样,为谁打仗。 p.s. 我觉得演员到剧组真是够敬业和拼命的,一场戏猴子们追杀Rambo逃跑,他们都同时跳进了激流中,这种场面,一个不小心,后果不堪设想。还有那个被俘虏的女演员,被无数的蚊虫叮咬,真的让我见识了玉林蚊虫的恐怖。这也是他们为什么能获奖,除了有好的电影,还有演员的这种敬业,也是非常值得尊敬的。。

NZIFF《Monos》(猴子)



从另一个版本的《卢旺达旅馆》,不管是高级的人,还是动物,好像这就是本性。自然的准则,世界上真的没有什么好于坏,“好的”未必真的好,“坏的”只会更”\坏”只是看事物的角度立场不同。 最近的世界的事情很多,我不喜欢政治,也不喜欢宗教。 反思,反思。不管是作为个体的人,还是团体,都是自私的。 Radio don’t kill people, people kill people    

四月的某时 Sometimes in April (2005)


你记得我眼睛的颜色、喜欢的明星、爱画的妆容、走路的姿势和写下的笔迹,我站在你的面前,拥有同样的一切,只是换了面容,你却再不认得。因为战争,我给了你我能给的所有,相信你的理由和背叛的借口,却依旧等来的是一份离婚书。你是我活下来的所有动力,但回不去的昨天和我们让我又死一遍。在我面前,我天真地幻想,你还是你,可你的虚伪最终让我的绝望无处遁形。在你面前,我从不是我,是金钱,是遗产,是美好生活,但就不是我,直到我高声唱起Speak Low,还好音乐不会伪装。我还是没有杀掉你,我并不确定自己是否已成功化身重生的凤凰,但至少,我离开了。我期待自己真正涅槃的那一天。 主题歌《Speak Low》是Kurt Weill在1943年写的,被Billie Holiday、芭芭拉史翠珊等无数人翻唱过,不过我最喜欢的是Norah Jones和Tony Bennett合唱的这一版。 Speak low when you speak, love Our summer day withers away too soon, too soon Speak low when you speak, love Our moment is swift, like ships adrift, we’re swept apart, too soon Speak low, darling, speak low Love is a spark, […]

《不死鸟》 – Love is a spark, lost in the dark, ...



导演: 陆川 编剧: 陆川 主演: 刘烨 / 高圆圆 / 中泉英雄 / 范伟 / John Paisley / 更多… 类型: 剧情 / 历史 / 战争 制片国家/地区: 中国大陆 / 香港 语言: 汉语普通话 / 日语 / 英语 / 德语 上映日期: 2009-04-22(中国大陆) 片长: 132 分钟 又名: City of Life and Death / Nanking Nanking IMDb链接: […]

南京!南京! (2009)